烈马和马屁精

阅读:(236115)

好马大多不喜欢别人拍它的屁股。
“让人拍屁股多庸俗啊!”有一匹红鬃烈马这样说。
不过,被人拍过屁股的马却持不同观点,都说:“让人拍拍屁股有什么不可以,古今中外,想拍马屁的人有的是。他想拍不妨让他拍一拍嘛,又不是金屁股银屁股,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啊!”
“我看那些想拍别人屁股的人肯定不怀好意,还是多多提防为好!”红鬃烈马坚持自己的见解。
“只怕防不胜防啊!”那些被人拍过屁股的马都有同感:“据说人要是吸了海洛因就会上瘾很难摆脱;而马的屁股要是让人拍上了瘾,恐怕想戒也难戒呢!”
“我想肯定是这样的,所以说,防微杜渐,一开始就不能让那些心怀叵测的人近身!”红鬃烈马的语气十分坚定和果断:“要是谁敢拍我的屁股,我就会毫不留情地狠狠踢他一蹄子!”
正说话间,冷不防一张滚烫的人脸贴到它的屁股上,红鬃烈马警惕地大喝一声:“谁?你要干什么?”
“别吆喝,可怜可怜我吧,我得了不治之症!”
“什么不治之症?脸孔这么热辣辣的!”
“是啊,您已经感觉到了,我正在发高烧,请允许我将热面孔贴在您的冷屁股上,这样我就会得救了。求求您,行行好吧!”
“哦,他一定真有病,要不,谁会拿自己的热面孔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呢!”红鬃烈马非常同情他的不幸,只好任由他把脸皮紧贴上来。
于是,那人便悄悄伸出手掌轻轻抚摸拍打烈马的屁股,嘴里喃喃自语:“这才是真正的好马啊,不但英俊健壮,而且乐于助人,心地如此善良,今天遇到这样的好马,这一辈子算是没有白活了……”就这样,那人一连三天准时来贴面、抚摸和拍打马屁股,红鬃烈马感到非常舒服,渐渐地便上了瘾,要是那人迟来一步,它的屁股便痒痒的,难受得满地打滚。那人看时机已到,立即开始行动:他一边拍打马屁股,一边跃上马背,甩出一记响鞭“驾!”烈马惊叫起来:“你怎么爬到我背上来了?快下来!”
“不行啊,你已经离不开我了,乖乖地任我摆布吧,驾!”
“唉,我知道拍马屁的人肯定不怀好意,可惜悔之晚矣!”红鬃烈马无可奈何地载着马屁精奔跑起来……

下一篇: 河东的狮子

上一篇: 老鼠吃花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