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鸡下鸭蛋以后

阅读:(265279)

一大早,公鸡感到肚子胀胀的,很难受。它轻轻啼叫了一声,没心思好好打鸣。像是要拉稀的样子,它蹲在鸡窝里,屏住呼吸一使劲,一泡稀薄的鸡屎放了出去。公鸡感到轻松了一些。可当它回头观望时,它吓了一大跳:“哇,我怎么会下蛋了,而且下的还是鸭蛋呢!”

消息不胫而走,立即吸引了各家新闻媒体。电台、电视台、家禽日报社都派记者抢新闻。

摄影记者动作最快,“咔嚓嚓”拍了一张公鸡和鸭蛋的大特写,迅速在《家禽日报》头版刊登。报刊记者也不示弱,围住公鸡追根究底,希望能找到公鸡变性的蛛丝马迹。

“公鸡先生,下蛋之前,您有什么异样的感觉?”

“感到肚子胀胀的,像是食物中毒那种感觉。”

“公鸡先生,今天打鸣的声音有什么变化吗?”

“身体不大舒服,忘了打鸣。”

“是忘了打鸣,还是不想打鸣?”

“想不起是怎么回事。忘了打鸣与不想打鸣有区别吗?”

“根本性的区别:忘了打鸣是失职,不想打鸣是变性的征兆。公鸡先生,您再回忆一下,究竟是忘了打鸣还是压根儿不感兴趣?”

“噢,记起来了,我已经打鸣过了,只是嗓音没昨天亮,有点沙哑。”

“是不是像母鸡叫蛋的那种声音?”记者们急切地追问。

“那也不至于吧,大概是昨天多吃了一些胡椒粉的缘故吧!”公鸡努力回忆。

……

正在记者们追根究底的时候,一只母鸭一摇一摆地回来了。看到记者们正在采访公鸡下鸭蛋的新闻,便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鸭蛋是我下的!”母鸭十分肯定地说。

“不要冒认,你的蛋怎么会下到我的鸡窝里?”公鸡急了。

“早晨下水前,肚子胀鼓鼓的,才想起昨晚忘了下蛋,回鸭舍时,见门已关上,赶紧钻到鸡窝里下了蛋,便匆匆去追赶鸭群,忘了告诉你。”母鸭的解释合情合理。公鸡的脸“唰”一下红了。

“哇,原来是母鸭下的鸭蛋啊!”

“这算是哪门子新闻啊!”记者一哄而散了。

下一篇: “乒”和“乓”的故事

上一篇: 三个外星人